趣读屋 - 修真小说 - 序列之主在线阅读 - 第22章 众强云集

第22章 众强云集

????????话说,白止墨从叶枫那里得到了诡剑传承,但却只有三十六个时辰的时限,也就是说他要在三天之内把脑子里的所有东西都记下来。

????????“只有三天时间?师兄你怎么不早说!”白止墨有些幽怨地说道。

????????“现在说也不晚啊,而且你小子可别不知足了,你知不知道为了那这枚传承种子,我可是足足准备了七天,而且永久性消耗了我一成神识!”

????????白止墨似乎听说过神识这东西,应该就是精神力一类的力量,好像是四阶序列者以后才能修炼的一种力量,消耗神识并不意外,但永久性消耗却就有些意外了。

????????叶枫师兄这成本下得有点儿大啊,白止墨咽了一口唾沫,

????????“师兄啊,这个是不是有点太贵重了!”

????????何止是贵重,叶枫这个人情可真是太大了,永久性消耗的意思就是用完就没有了,想要恢复只能再重新修炼,一点一点重新积攒。

????????虽然,由于曾经达到过那样的境界,再次修炼会轻车熟路,但要付出的努力和时间却是不会少上半分。

????????充分地理解了这一点,白止墨也才能够深刻地知道叶枫为了这枚传承种子牺牲有多大,白止墨真的是感觉受之有愧。

????????毕竟自己和他之间,仅仅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师兄弟关系,而且还是在今天刚刚才确定的关系,受此重礼,白止墨心中欣喜的同时,也感觉到沉重的压力。

????????而叶枫呢,这枚传承种子确实是给白止墨准备的。

????????不过却没想着现在就给他,而是想等到他正式拜自己为师,并且师徒二人的关系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,他才会把这枚种子交给白止墨。

????????叶枫会收白止墨为徒,也正是因为他看出了白止墨修炼的序列,并且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,排除了他和白沧海有联系的可能性。

????????又看到他会春风化雨剑,并且有一定的天赋,所以叶枫才会收他为徒。

????????结果,发现了事情的真相的叶枫,却是无奈地发现,自己刚刚认同的这个弟子,竟然成了他的小师弟,自己当然不可能跟义父抢弟子,只能代父传艺了。

????????这枚传承种子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,直接就给了白止墨,当然,如白止墨所说,让这个小师弟不要太给义父丢人,也是其中的一方面原因。

????????“你小子如果真想感谢我的话,还是好好练剑,争取早日晋升王者,把凌波城重新变回瀚海城!”叶枫笑着对白止墨说道。

????????哈?

????????白止墨脸上一垮,这还是那个生人勿近、性格乖癖的叶枫吗?现在怎么变得如此跳脱?

????????早日晋升王者?

????????这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?这干说话的样子真是和他义父叶唯鲲如出一辙啊。

????????不过也确实如叶枫所说,他现在除了抓紧时间,记住脑海中的剑式,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就算不是为了叶唯鲲或者叶枫,单单为了自己实力的提升,他也要好好记忆。

????????于是接下来的时间,白止墨全身心地投入到脑海中的剑式中,沉浸在了那诡谲的剑法之中。

????????至于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就没有去关注了,反正会有师兄叶枫帮他护法,肯定不会出什么事。

????????真正地沉浸进入,白止墨才发觉这诡剑式是真的强大,剑走偏锋,攻敌之所未想,而且每招都是直中要害。

????????这一点和春风化雨剑不同,春风化雨剑追求的是单纯的诡异,虽然能够造成伤害,但一般都不会是什么致命伤害。

????????对于什么正义的,或者善良心泛滥的家伙,当然会选择春风化雨剑,对他们而言,伤而不杀是为王道。

????????但白止墨不同,他不觉得自己是坏人,但他同样也不觉得自己是个纯粹的好人,他早就看得很清楚,好人不长命。

????????而且在他看来,能杀人的剑法才是真正的好剑法,什么伤而不杀都是特么的扯淡。

????????所以不用想,肯定是选诡剑式啊,而且这剑法明显要比春风化雨剑的招式多上不少,对敌时的选择也会多出很多。

????????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些图像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光芒,化为一团乌黑发亮的黑雾融入到了白止墨的脑海中,他顿时感觉耳聪目明,感官似乎也敏锐了很多。

????????有些可惜的就是那些图已经完全消失了,唯一的安慰就是他已经把所有的图都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中。

????????白止墨只要闭上眼睛,脑海中就能自动浮现出练剑的小人,从他们的起手式到收式,每个动作都分毫不差地记录下来。

????????白止墨的注意力逐渐地从体内转移到了外界,外面的情况却着实吓了他一大跳——

????????周围稀稀落落竟然有不少人,他们或是单个成伙,或是三个一团,或是五个一群,互相防备对峙着。

????????紧张的气氛之下,空气的流动似乎都缓慢了很多……

????????白止墨大概数了一下,竟然有七个小团体,而他们这一群是人数最多的,足足有八人之多。

????????不过他们一队可不是最强的,最强的一个小队不是外人,白止墨跟他们也算是有点交往,虽然那并不是一段很愉快的交流。

????????那正是蓝霜军,带头的是周东海,不过他的身后只剩下了四个跟班,其他的人不知道是遭遇了不测,还是已经回到了凌波城。

????????看到周东海,白止墨不由得缩了缩身子,自己和这个家伙的关系可并不如何融洽,之前还有白芷妃镇压,现在他可不需要顾忌什么人,他不会对自己出手吧?

????????不过,看了看身边的叶枫,白止墨的心里不由得冷静了很多,有师兄在场,自己应该不会有事。

????????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的具体序列,不过嘛——

????????他的实力恐怕不在三阶序列者之下,毕竟就在不久前,他可是一剑斩了序列2的狰鳞鳄。

????????周东海身后那几个人,倒是有一个人瞟了白止墨好几眼,而白止墨对这个人的当然不会忘记,因为这家伙可是足足坑了他两次。

????????尤其是第二次的时候,差点就让他葬身在了无边的兽潮之中,也就是在那一次,这货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显摆,还爆出了自己的名字,赵胜!

????????在白止墨的眼中,已经给这货判处了死刑,不过应该可能会缓刑一段时间,毕竟他可不是二阶序列者的对手。

????????而罪魁祸首的周东海,更是死刑,当然,他的缓刑时间可能会更长,叶枫能不能对付他都还在两可之间,自己就更不用说了。

????????当然,如果叶枫真的能够出手干掉他们,白止墨绝对是举双手赞成的,什么自己手刃仇敌,他可没有这方面觉悟法,他一直奉行的——

????????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,至于他是怎么死,根本没什么所谓!

????????不过,周东海这个时候却根本甩都不甩他,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。

????????那是一个人,也是一个单独的小群体。

????????一个人单独成伙,不用想也知道他的实力肯定不弱了。

????????不过白止墨根本就不知道那人的身份,只见那个人身上披着一件鹦鹉绿的大袍子,里面是一件粉白色的紧身衣,就这打扮就足够妖艳了。

????????不过这身打扮放在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油腻大叔身上,就有些辣眼睛了,这位大叔瘦瘦高高的,脸色微黑,两撇细细的小胡子垂直向下。

????????虽然这位大叔的外貌打扮实在太出奇了一些,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却丝毫不比三阶序列者的周东海若上半分,甚至犹有过之。

????????于是,这也就难怪周东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了,毕竟在一群一阶二阶序列者之中,他们两个三阶序列者就是彼此最大的对手了。

????????除了白止墨一行,蓝霜军,还有绿袍大叔以外,还有四个小群体。

????????其中一个小群体有五个人,这五人竟然都是序列者,为首的是一个黄脸大汉,他的脸上有一道横贯鼻梁和右眼的刀疤,身上散发出的气息,远超另外四人,不出意外应该是二阶序列者。

????????白止墨很快就确定了他们五个人的身份,正是玄武滩赫赫有名毫无争议的第一小队,坚冰小队。

????????队长林顿,实打实的二阶序列者,座下四大金刚都是一阶序列者,坚冰小队的实力足够碾压其他的所有小队。

????????在玄武滩混了两天,白止墨就不止一次听到周围人在谈论林顿还有他的坚冰小队。

????????玄武滩有四个着名的小队,坚冰小队第一,叶海小队、云梦小队和狼峰小队实力相差不大,这个时候四大小队竟然全部都到齐了。

????????不过,云梦小队的秦氏姐妹此时站在了叶海小队中,两队合为一伙。

????????最惨的就是狼峰小队了,古狼策划的那次猎杀失利,把他所有的家底都败光了,虽然他又重建狼峰小队,但之前的积淀可都清零了,狼峰小队的没落几乎已成定势。

????????此时古狼的身边跟着三个人,其中有两个都是零阶,唯一的序列者似乎也是刚刚晋升不久,他们这一伙人应该是最弱的一方了。

????????此外,还有三个长相酷似的男人,年龄最大的那个满脸络腮胡子,看上去已经三十岁上下。

????????年纪最小的那个脸上一片白嫩,应该不超过二十岁。

????????年龄中等的那位脸上的胡子刚刚冒出来,只有上嘴唇的淡淡两撇。

????????再加上三个人的脸容酷似,看到他们三个人,就仿佛同时看到了同一个人在三个不同年龄阶段的相貌,这三个人也不可小觑,年纪最大的那位,实力恐怕已经到了二阶。

????????最后一伙是一男一女,看模样似乎是一对夫妻,实力应该都在一阶中后期的样子。

????????七伙人互相对峙,不过他们又同时站在了同一战线上,战线之外是一片黑色的雾气。

????????黑色的雾气和众人所处的白色雾气泾渭分明,明明都是雾气,但它们好似油水一般,根本就不融合,二者之间能够看到一道明显的黑白界限。

????????白止墨刚刚清醒过来,也不知道他们一群人在这里对峙了多久,不过看这个样子似乎时间已经不短了。

????????“你小子醒来的正是时候,否则就要错过一出好戏了!”叶枫的声音忽然在白止墨耳边响起,而且声音轻松,没有任何凝重的样子。

????????看来师兄没把在场的任何人放在眼里啊!语气中满满都是‘在座各位都是辣鸡!’的样子。

????????这可就真是太好了,让师兄一剑劈了蓝霜军,他们就再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了。

????????不过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得干净,否则消息传回凌波城,周东海背后的家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到时候白止墨连带着叶海小队的处境,一定会十分艰难。

????????不过还不等他和叶枫交流一下,周东海却是忽然说话了,他的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,

????????“各位,咱们在这地方干耗着也不是办法,不如我们一起进去,至于最后能否找到獒王,咱们各凭本事,如何?”

????????周东海算盘打得啪啪响,他们一个三阶序列者还有四个二阶序列者,这样的实力甚至已经可以挑战剩下的所有人。

????????这也就是说,一旦发现了龙鳍獒王的尸体,不管是谁发现的,最后的归属肯定都是周东海,没有人争得过他们。

????????不过,在场众人心智没有一个简单的,他们自然都看出了周东海的打算,他们当然不能同意。

????????尤其是那个绿袍大叔的反应最激烈,他几乎是在周东海话音刚落的时候,就发出了一声冷笑,

????????“哼,你小子想要独占獒王就直说,不过在场这么多人,你的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一点,要我说啊——”绿袍大叔的目光扫了周围其他人一眼,

????????“咱们大家一起先把这五个碍眼的家伙踢出场再说,这个任务本来就是城主府发布的,他们蓝霜军再来抢夺机缘算是怎么回事啊,大家说怎么样?”

????????众人听了都是颇为意动,他们当然看出了周东海一行人的威胁,如果能够提前把他们排除在外,那自然是极好的。

????????不过他们又有所顾忌,毕竟周东海五人可不仅仅实力高强,而且他们是蓝霜军,代表了城主府。

????????但凡能有其他的办法,他们也都不想对蓝霜军出手,除非能把他们都留下,但现在人多嘴杂,谁又能保证消息不走漏出去呢。

????????周东海听到绿袍大叔的话,不由得又气又急,他脸色阴沉地低声吼道,

????????“绿包子,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们蓝霜军做对了,不过在这之前,你最好先确定一下自己有几条命敢和我们作对……”

????????不过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绿袍大叔打断,他的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,慢悠悠地说道,

????????“小子,我知道你身世显赫,周家嫡子,四大公子之一,不过嘛——”

????????他长长地拉了一个音,

????????“老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这样叫我,你小子给我记住喽,”

????????这句话说出来,绿袍大叔已经纵身冲了出去,身体直奔周东海而去,他原本空着的手中,也出现了一柄薄薄的尺长匕首。

????????匕首舞动出了一片寒光,向着周东海笼罩过去,嘴里剩下的半句话也是喊了出来,

????????“老子我叫绿——袍——刺——客——”

????????绿袍刺客是活跃在凌波城周围的散修,本名唤作‘陆言’,因为他常年穿着一身绿袍,而且又因为一手刺杀术极为了得,所以也就有了这样一个外号。

????????因他身上的绿袍子,也有人把他叫做绿包子,这明显就是他的对头们喊出来的。

????????周东海万万没有想到陆言竟然敢暴起出手,在陆言的抢攻之下,他竟然只有躲闪之力,甚至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。

????????如果周东海只有一个人,他今天恐怕就在折在这里了,但他身后那四个蓝霜军也不是来看热闹的,只是在一愣之后,也顺势加入了战圈。

????????周东海和陆言的差距并不如如何巨大,他之所以会处在劣势,主要是因为陆言暴起出手抢占先机,而周东海又没有太多防备造成的。

????????而有了身后四个人的加入,周东海顿时获得了喘息之机,也终于有机会将自己的长刀抽了出来……

????????此时的周东海胸膛里好像装了一座火山,他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狼狈过,而且就在刚才,他感觉到了死亡,他发觉陆言真的想要杀了自己……

????????他感觉到了恐惧……

????????不过在恐惧之后,更多的是愤怒,针对给予自己恐惧情绪的那个人。

????????于是周东海拔出长刀后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加入战圈,手中的长刀化为一道匹练,向着绿袍陆言笼罩过去。

????????场中顿时变成了一对五的局面。

????????要说陆言确实强悍,他没有任何退缩,在蓝霜军五人的合力围攻之下,竟然还时不时地还击一招,给对面的某个人身上添点儿彩。

????????看他那游刃有余的样子,仿佛他处的位置,不是一对五的一,而是五对一的五。

????????白止墨很少见到这样激烈的战斗,这个时候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,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双方的战斗,

????????“啧啧,周家那小子的覆海刀刚学了一点皮毛就敢如此嚣张,真当他们周家一手遮天了吗?”叶枫的话在白止墨的耳边响起,而后微微一顿又接着说道,

????????“刀法最重的就是气势,周家的覆海刀练到极致可丝毫不比诡剑式弱,不过周家这小子的刀法只得其形,未得其神,反倒是那个绿袍小子很不错,”

????????听到叶枫称呼陆言为‘小子’,白止墨不由得抽了抽嘴角,不过想到自己这位师兄是三百年前那件事情的亲身经历者,心中顿时也就释然。

????????两个人的面相上虽然相差不大,甚至叶枫看起来还要更年轻一点,但是备不住人家的年纪大啊!

????????等等,三百年……

????????这岂不是说自己这位师兄当年的实力肯定要在三阶序列者以上,毕竟二阶序列者最多只能活三百岁!

????????对对对,师兄具有神识力量,神识力量可是四级序列者才能修炼的。

????????不过,想到这一层,白止墨竟然没有太过于惊讶,甚至还生出了师兄的实力就该如此的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