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读屋 - qq上红包群有危险吗小说 - 太鸿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三章 我不是嗜杀之人

第四十三章 我不是嗜杀之人

????????岳江鸿与花染语已经向北走了一百五十里,他们灵气充沛无比,于是将灵气布满脚下,行走起来带着风响。

????????“黑小子,你说我是不是已经变成小魔女了?你是小恶魔,我是小魔女。”花染语突然问道。

????????她眉头紧蹙,脸色有些不好看,显然对连山派的场面还心中不适。

qq上红包群有危险吗????????岳江鸿停了下来,说道:“我在村子里的时候,从小就被村里面的人当成不祥之人,村里面有什么事情都让我背锅,出了村子,又被一直追杀,我一个连村都没有出过,连鸡都没有杀过的,都不知道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,一个个把我说成邪祟,说成妖怪。”

????????他忽然抬起头来,仰天长啸:“我是不是邪祟,是不是妖怪,由不得你们来定!我是什么,由我自己做主!”

????????“别来惹我,惹我的我就通通吃掉,把你们都变成粑粑!”

????????岳江鸿一本正经,说道最后一句时,花染语当即被逗笑了,紧蹙的眉头舒缓开来,抿唇笑道:“你是魔鬼吗?连这话也说得出来!”

????????岳江鸿黑黑的脸上露出两排白亮的牙齿,张牙舞爪露出道:“我是魔鬼,我要把你吃掉,嗷呜~嗷呜~”

????????两人在山林间你追我赶,欢快地跑了起来。一路山风徐徐,两个小孩像是迷路的孩子,在山中乱窜。

????????“咻咻咻!”

????????岳江鸿忽然听见一阵箭羽破风的声音,连忙躲避到旁边的岩石后面,他立地境之后的感知力都有了明显的提升,视觉听觉嗅觉都敏锐了不少。

????????“还想跑?!”

????????空中飞落三人,分三个方向,将岳江鸿和花染语围住。

????????“谁家的两个小毛孩,竟然敢闯我空山派的地境,还不赶紧离开!”三人中领头的那一个说道。

????????“空山派与连山派离这么近?”岳江鸿不由转头向花染语问道。

????????“我只知道万妖岭岭西,有四个门派,连山空山,横山滴水,单独实力都比少云门要强,但是他们的位置在哪里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花染语摇头道。

????????空山派的一人附身在领头的那一位耳边,悄然说着些什么。

????????岳江鸿和花染语刚刚转身准备离开,突然被三人叫住:“小子,等等,把你身上的甲衣脱了,还有这个女孩留下,我还差个道侣,她跟着我修行两年就可以了。”

????????岳江鸿脸上挂着笑容,心中却冷了下来,眼中多了几颗星星,轻声说道:“你们,确定?”

????????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明白了吗?”其中一人不耐烦道。

????????花染语从岳江鸿背后探出一个小脑袋,轻轻说道:“我给你们说,你们会变成粑粑的!”

????????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????????空山派一人拔剑便刺,如空山之鸟,速度不可谓不快。

????????岳江鸿拔出斩邪剑,长剑横在胸前,使出第一次斩杀空山派弟子的剑招,灵气顺着身体传给斩邪剑,如同汩汩的泉水喷射而出,灵气化作剑气同时斩向三人。

????????他一阵愕然:“我是灵气太充沛了,直接灵体出体了?”

????????对面的空山派弟子也是一阵惊愕,心道:“这小子也是御风境强者?能够灵气出体?”

????????然而岳江鸿怎么看都不像是领悟了意,用剑的领悟剑意,用刀的领悟刀意,用符的领悟符意……

????????意蕴含了一些对天地大道的理解,虽然是很浅显的一层,但是只要理解了,灵气就能顺着兵刃通抵天地,离开躯体,这也就是神芒。

????????而岳江鸿的剑,纯粹是灵气太充沛,从斩邪剑中喷出。

????????但也是因为如此,才让众人心惊,岳江鸿的身体里面灵气已经充沛道恐怖的程度了。

????????一道剑气横扫前方三人,三位御风境的空山派弟子竟不能挡,像是三片残叶倒飞出去,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击。

????????同时,岳江鸿还抡着剑冲了上去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莽夫。对方是御风境,随时可以飞起,而落星剑法的第一式月光半破风微度无法攻击飞在空中的敌人。

????????他必须靠近对手,才能迅速解决战斗。虽然太虚神符录很好用,但是岳江鸿有种预感,太虚神符录用不了多少次了,所以,出来性命攸关的时候,岳江鸿不准备再动用太虚神符录。

????????“刷刷!”

????????岳江鸿两剑刺出,正中两名空山派弟子的眉心。剩下一名魂飞魄散,立即御风升空,随即被花染语一刀劈在后心窝,扑通一声栽倒在地。

????????岳江鸿给花染语竖起一个大拇指,随后开始搜刮三人身上的灵器灵物。

????????花染语喃喃自语道:“黑小子都给你们说了要被吃掉,拉成粑粑的,这下信了吧!”

????????又过了一日,转过几座大山,岳江鸿和花染语来到了一座天坑。

????????天坑很是隐秘,藏在群峰之中。在对面的崖壁上,刻着两个大字——空山。

????????岳江鸿与花染语一路都走那些生僻的路,不知道四座山门的宗门都在这些隐秘之处。二人不知不觉又撞到了空山派的宗门。

????????“我昏迷的时候,空山派出现过吗?”岳江鸿问道。

????????花染语点头,随即又摇头道:“来过,但是他们没有动手!”

????????岳江鸿在空山派灭门的时候的惨状她历历在目,心中还有不适。

????????她目光里有些央求,轻声说道:“黑小子,我们这次能不能不杀人了?”

????????“我也不是好杀之人,我之所以灭连山派,是因为他们竟然放黑狼伤了你。我这个人没什么脾气,就是别人对我好,我就会对人百般的好,别人要欺负我,我也会百倍奉还!这次在空山派,我们只要一点赔偿,要了就走,不杀人!”

????????“真的吗?”

????????花染语心中甜甜的,随口问了一句。

????????“真的!”

????????岳江鸿无比认真地回答。

????????……

????????“来者何人?”

????????填坑中飞起两人,拦住了岳江鸿的去路。

????????岳江鸿想起自己曾做过一个月的书院学子,于是彬彬有礼道:“两位师兄,我是岭南大道的玉面江公子,还请通秉贵掌门,我有一笔债有收一下。”

????????“岭南大道……玉面江公子?”

????????两位空山派的弟子愕然,随即想到了什么,连忙转身飞去,高声喊道:“大事不好了,玉面小魔头杀上门来了,快去通知大长老!”

????????一时间,空山派鸡飞狗跳,门中弟子御风境以上有四十余人尽数飞在空中,领头的是一位青衣长老,看着岳江鸿,心头一跳。

????????他是围攻少云门的空山派逃出的唯一人,在逃亡回来的时候路过连山派的上空,目睹了连山派的惨状。

????????那时,连山派上空还有浓烈的雷云气息,而现在岳江鸿已经祭起太虚神符录,他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????????空山派剑拔弩张,这里是他们的地盘,只要开启护山大阵,谅岳江鸿插翅难逃。

????????而青衣长老不这么想,连山派也有护山大阵,但还是被灭门了,他小心问道:“江小友,我空山派没有对不起你,不知道你来此处所为何事?”

????????岳江鸿目光闪动,想了想道:“前辈,大好事啊,我来此处,是为了一个大好事!”

????????青衣长老一脸茫然,脱口说道:“小魔头还有好事?”

????????他连忙改口道:“那个,我的意思是,江小友有什么事?”

????????岳江鸿毫不在意,他在村子里面就老是被人说是不祥之人,往往别称为山雀儿,多一个小魔头他也不在乎。

????????他说道:“解决我和空山派的仇怨,算不算大好事。”

????????青衣长老连忙说道:“江小友,我自认空山派没有伤害过江小友一分一毫,反而屡屡为江小友所伤,我们可没有得罪你的地方,这仇怨是怎么说?”

????????岳江鸿一拍手道:“问题就是出在这里,你看啊,我杀了你们的人,你们肯定要报仇对不对?就算不能报仇,怀恨在心的肯定有对吧?所以,为了以后不被记恨,我觉得我们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为好。”

????????青衣长老脑中神色一愕,连忙说道:“不会不会,空山派门人被小友杀,是他们的福分,他们应该感激怎么可能记恨小友!”

????????空山派中一阵骚动,目光分别投向岳江鸿与青衣长老,花染语也是神色诡异,岳江鸿这抢着与人结仇的样子,确实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????????立在青衣长老旁边的一个老妪悄声怒道道:“孔虚长老,你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?”

????????孔虚长老连忙示意她不要多言,传音道:“这小子手中那是一本神物,一不小心他就会变成一尊杀神,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了连山派被灭门了,一个不剩,那场面堪比人间地狱。”

????????旁边的老妪不由疑惑道:“他能有那个能耐?我们开启护山大阵还收拾不了他?”

????????孔虚长老点头道:“连山派也有护山大阵,还是死的干干净净,我本来还有一丝怀疑,但从刚才他那挑事的语气来看,恐怕没跑。”

????????他接着说道:“这次四座山门围剿少云门,缺撞见了少云门中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老怪物,那场面,好比修罗地狱。这小子身后多半也有这么一个存在。这沧南州出了这两个怪物,恐怕不得安宁了。”

????????他不由背后打了一个冷噤,老妪也不再说话。

????????岳江鸿继续追问道:“我要怎么样才能相信你们对我没有恨意?”

????????孔虚长老无奈说道:“江小友想要什么尽管提,只要我空山派能够做到的,自当鼎力支持。”

????????他接着试探道:“当然,如果江小友肯为我空山派介绍一下你身后的那位前辈,我空山派将江小友奉为上宾,为江小友马首是瞻。”

????????岳江鸿笑眯眯道:“好说好说,我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,其实很好说话的,带我们去藏宝阁看看,我们选一选用得着的宝物就好!”

????????“不是嗜杀之人?我信了你个黑鬼了!”

????????孔虚长老想起连山派的场景,心中虽然有怒,但却不敢多言。